昆明普利朗贸易有限公司
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手机站

产品目录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业务部
电话:0871-3306173
邮箱:service@ahlgp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影视剧的衍生生意

编辑:昆明普利朗贸易有限公司  字号:
摘要:影视剧的衍生生意
最近,陈柏言忙得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
这不,手上的《宫2》、《倩女幽魂2》等十几部影视剧的生意还未完工,张纪中又带着新版《西游记》找上门来,请他为这部正在苏、沪、滇等地方台热播的电视剧研发周边产品。

《西游记》这部总投资近亿元的电视剧,未来计划还要拍成电影,不过当务之急是,他们要开发衍生产品来配合目前电视剧的宣传与销售。之前找的几个机构做出的东西,张纪中似乎都不满意,首先产品种类就不够丰富。工作人员于是搜索筛选了很多公司,借着前阵热播的穿越剧《宫》,他们才找到陈柏言。

其实,陈柏言是在《宫》播映过半时才接手这单生意的。

像其他影视剧在热播时会趁机推出周边产品一样,《宫》这部省级卫视5年来最高收视纪录的电视剧,也推出了自己的衍生品,不同的是《宫》并没像其他热播剧仅仅是形象授权那样,简单地把剧中人物形象卖出去,印在任何可以印的商品上,而是由陈柏言的动漫牵头,根据《宫》的人物进行二次创造——在陈创作的产品系列里,人物还是那些人物,却在不同场景中演绎着全新的剧情。

工期紧张——要在一个月内完成作品并推向市场,但这轮产品在预售期内就收回了成本,定价99元的画集卖出了几千套,抱枕、项链、吊坠、明信片、书签等周边产品反应也不错,现在每月仍能有十几万的进账。

“既要会研发,又要能销售”,这是张纪中的《西游记》选择合作伙伴的最基本要求,他觉得陈柏言是个合适的人选。

《宫》缘

其实,即便没有热销的《宫》系列衍生品,陈柏言在中国的动漫界也早已是个人物:他的个人网站“花样年华”,是第一个年访问量过千万的原创动漫网站;过百万人点击率的个人博客“炎氏生活”是中国的动漫第一博;在微博上他是动漫界粉丝仅在朱德庸之下的第二人……

不过,当初能与《宫》牵手,陈柏言说还真有点偶然。

今年春节期间,穿越剧《宫》已播映过半,尽管备受争议,收视势头却一直高涨。陈柏言觉得这部古装剧的美术设计跟他的漫画风格有点相像,于是爱玩微博的他,搜索到了该戏的编剧兼制片人于正,对方很快“互粉”,“成了朋友。

交谈中,陈柏言答应为这位称是自己粉丝的“金牌编剧”画些《宫》剧的插画。

2月16日,于正的微博转了一张陈柏言的剧中人物插画草图,引来三千条的转发评论。2月18日,于正大方发帖:“《宫》的全彩漫画版启动了,期待!”原来于正把《宫》漫画的改编权及产品开发权给了陈柏言,据说是友情价。

双方合作的幕后推手是陈柏言所在的九一格国际文化有限公司,这家旗下拥有“格子公社”和“艺柏家”13家实体店的公司在创意概念产品化方面目前的月销售额过百万。其中,“格子公社”卖衣服、包、玩偶等创意单品,为一大批独立设计师提供平台;“艺柏家”则是陈柏言的自主品牌,统一设计、采购、定制,在网店与实体店联合售卖。两者的店面设计都简单随意,主打“年轻”牌,百元以下的产品占了大多数。

九一格之所以推动这件事,是想把《宫》的“招牌”买过来,挂在他们自己的生产线上。事实证明,这算得上是一笔划算的买卖:尽管陈柏言是半路“接手”,工期也很短,但还是在预售期内就收回了成本。

画集卖出几千套,小产品每月有十几万的收入,于正都看在眼里,剧组决定将合作延续到《宫2》中,计划向好莱坞看齐——票房只占总收入的1/3,2/3靠周边产品开发,只是这回他们不肯售卖版权了,而是以投资的方式介入,拿分成。

回头看,陈柏言称产品研发太滞后,逼得他在一个月内就要匆匆完成作品并推上市场。这次他干脆直接介入了《宫2》的美术设计,从剧本参与、服装设计、道具功能到出场镜头,他要为产品研发作方方面面的考量与铺垫。“像《蝙蝠侠》,你知道要买什么,他的手套、眼罩、衣服、道具、LOGO,这些产品植入的东西不能盲目去做。”

陈柏言已经为《宫2》做了一套产品样册,包含两百多种产品,就等制片人于正“出关”后沟通植入细节。画集中,他融入了更多历史文化元素,比如故宫的建筑、珍宝等,他还想增加一些服装、箱包品牌的合作,这样就可以借助对方的营销渠道。

把影视剧“动漫”起来

《宫》的衍生品,说起来也简单,一块是常规的有形产品,比如衣服、包、玩具、礼物等,另一块则是漫画,对人物剧情的二次创造,主要以漫画的形式展现。而这两块陈柏言都要抓住一个要点,就是如何把《宫》剧的观众变成消费者,做他们需要的东西。

“影视剧是内容,我们是产品。”《宫》的观众主要是中小学生,“艺柏家”的目标消费者同样是年轻人,后者的研发生产线上针对学生的商品很多,比如书签、明信片、抱枕等等,产品形式是现成的。

但这些常规产品又与市面上那些简单的人物形象印制有所不同,陈柏言通过自己的画笔对这些人物形象再加工,他的复古唯美画风,让影迷们有点兴奋,对美工要求严格出了名的于正也赞叹“炎炎不愧是炎炎”(炎炎是陈柏言的笔名)。

因为消费对象主要是学生,所以在保证产品制作质量的同时还要压低生产成本。“受众群要的是这个设计以及《宫》的意义,那价格控制在三四十,买起来才不会有压力,比如抱枕,我就不会用丝绸来做。”

但这些都不是核心价值,真正有技术含量是《宫漫画》,用漫画形式演绎了新剧情,这才是最被人期待的部分。

陈柏言曾参与过国产动画片《喜羊羊与灰太狼》的早期制作。“《喜羊羊》本来就是动漫的东西,很好开发衍生产品,《宫》买什么呢?你买来的既不是形象,又不是品牌。”那就必须先开发一个可做的形象。

“电视剧是把文字变成视觉,我要做的是如何把视觉实物化。”陈柏言把剧中人物提炼出来,创作了两个Q版卡通形象,在《宫漫画》里演绎全新的故事。对《宫》迷来说,《宫漫画》是对电视剧内容的延续,对于陈柏言来说,他借此开发了新的市场。“我们不需要知道这块蛋糕有多大,只要知道能切哪一块就可以了。《宫》有一块儿,我有一块儿,这两块加起来至少比我随便切一块儿要大。”

《宫》剧讲穿越、无厘头,漫画就可能是小夫妻,小家庭、小轻松,这是新的受众群。在漫画里,陈柏言会为从古代“穿越”而来的主人公制造许多现代人的各类问题,比如结婚、生子、买房、买车。

身边的素材都拿来用。有一次无意中看见楼下收废品的秤上,居然有个女孩在称体重,她很淡定地蹲下称了一下,陈柏言觉得很好玩,于是他漫画里的主人公也这样犯一次傻。再比如,漫画里有个场景是主人公小八和小四打台球,编剧团队想到让两人打起来的点子,却没想到怎么打起来一个叫“小八”,一个叫“小四”,那就让“小八”把四号球打下去,“小四”再把八号球打下去,画面就好笑起来了。

“很多人说,你跟《宫》联合炒作,我心想,如果我做一个你完全不知道的东西,你会去看吗?至少电视剧为漫画做了一个很大的广告。我在微博上调研过,他知道有这个剧,可是不一定喜欢,但他会喜欢看这个漫画,因为这些都是发生在身边的事。”

一个多月的研发里,陈柏言边创作,边变着花样更新微博。他直播自己的创作进展,并征集粉丝投票、竞猜,发起抽奖,与剧中主角互动,预售画集,宣传“艺柏家”实体店的销售。于正偶尔也帮忙转几条微博,这几乎是他能调动的所有宣传。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,一部剧播到尾声,才半路出家推出画集,研发与宣传都是脱节的。好在剧的热度够高,凡是关于《宫》的微博,回复率都很多,影迷们对于漫画这种形式似乎充满新鲜感。

4月9日,漫画打样出炉,14日,第一本画集完成。在此之前,艺柏家里,抱枕等已经上架。画集走预售,首批500套订单保证了盈利。

不支持你,是你的东西做得不好

陈柏言笑称同时跟剧组、设计师、工厂打交道的自己,有点像娶了比尔·盖茨女儿、当上世界银行副总裁的那个小子。“这个笑话,大家一听就都知道了。但你真的能游说到这些人吗?这个小子的资质也很重要,如果他是个庸才,嫁给他也可以离婚的。”

话外音是,动漫要保证质量。“如果按数量,中国动漫已经超英赶美了,但有谁提这个东西?文化东西比的不是量,是质。没有票房,就没有意义。现在中国动画片都是免费给电视台播,还是在政策保护下,如果真的和国际接轨,谁还看中国的动画片?”

“艺柏家”目前还是《宫》系列产品唯一的销售渠道,这些开在各种商场或街道里的实体店,可以直接面对消费者,能拿到第一手数据。陈柏言对天逸、义乌这样的渠道还很排斥,觉得一旦进入,就没有回头的机会了。因为他想做自己的品牌。“中国动漫越来越被其他行业关注、认可,我们从帮它们宣传,变成一个强势的合作。我想做出自己的品牌,不想再为人做嫁衣了。”

在中国动漫界,陈柏言一直很欣赏王卯卯,因为她是国内为数不多把动漫做成自己的品牌的人。这位将“兔斯基”交给华纳,只身赴美CalArts(加州艺术学院)留学的圈内好友,毫不避讳对陈柏言的欣赏,“那么多漫画人,有的吃饱有的饥饿,完全在于谁能适应环境适应生存,不要只吊着一棵树,终点是最重要的。”

陈柏言能吃得“太饱”,很大原因就在于他玩跨界。他创作的动漫形象可口可乐酷儿系列、蒙牛超女卡通、全聚德老店文化、大众汽车、Dior故事、苹果中国十周年庆典等诸多品牌,与其他动漫创作者相比,他似乎也更了解如何把作品跨界“嫁”出去。

他还涉足时尚领域,为模特李丹妮设计形象。“她一旦作为一个品牌,就可跟其他品牌有一个形象合作,这是一个实际的挂接点。就像范冰冰一直在跟固定的设计师、造型师合作,她的服装都是原创,她的团队已经把她打造成了一个品牌,人们会想看她下次戛纳亮相穿什么衣服、用什么造型。不像其他明星,这次穿LV,下次穿PRADA,大家没有期待。”

这也是陈柏言的逻辑:我把我的动漫做成品牌,然后用它演绎你的品牌,而不是我给你定制形象。陈柏言正在收集更多的影视剧及领域的合作,他积累自己的动漫品牌集合。

正在更新着的《宫》漫画,主人公跟着学生们一起开学、考试、放假。学生们考试很辛苦,漫画内容就是“考试努力、加油!”。他认为,把学生们喜欢的明星、故事与他们的生活联系在一起,会形成一种精神力量,长期就会有对品牌的好感。

把动漫做成品牌,不仅需要自己的努力,也需要给市场一点时间。用一个陈柏言不喜欢,但认可意思的词是——朝阳产业。“十年前《变形金刚》是小孩看的,可现在买票的全是年轻人,因为那批孩子长大了。动漫也一样,现在年轻人越来越认可动漫的价值,创作者早晚会被尊重。”

“只要中国人在中国生存着,肯定不可能那么崇洋媚外,如果两个东西品质差不多,我干吗不支持国货?不支持你,只能是你的东西做得不好,那是我们自己的问题,不能怪消费者。”

上一条:世界钻石资源与产地 下一条:废家具再用成时尚 装穷族玩转二手货